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二年級三班_格拉

在微风中摆来摆去,像一条湿淋淋的内裤挂在这儿.

 
 
 

日志

 
 
关于我

插.....插......插画 游.....游......游戏 设.....设......设计 ?

网易考拉推荐

一口痰  

2009-04-14 04:01: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嗑药般的歇斯底里的愤很久了不再现出。偶尔还当是成熟了其实有被现实合谐的嫌疑。现在手很冷总是不流畅。

总想得到的越来越多欲望占据了上风把持着经过,欲望的满足侵占了原本想要做的事情后的满足,同时证明了想要做的事是那么的高高在上以至于总是停留在考虑准备的阶段懒于动手因为得到物质的满足总是要容易的多。本想吝惜一下时间,结果却成了被时间压过,完全接受了压起来漫长的感觉。

我连这写的什么都不知道就在这空白的写起,好像这样能填补一些流逝过的东西。无非还是一个意淫的替代品。可我还得这样下去啊我好像慢慢习惯了在透知的情况下继续,已经不可能只冲到正义的一边而孤独等待我开始寻求翘板中间的平衡位置。然而这个位置没有那么好得到,会失去更多的东西。我正做的就是把丢失了的在找回来,但是找回来的这个已经变成二手的了,它拥有了二手物件的体无完肤,而不在是那么赤裸裸的。有了总比没有了强。

每天都有很多新的充斥进来而你毫无拒绝之力,即使有那也是显得无比做作与吃力。

我俩走出会天家。往东走。涡旋状的车站很快就显现在地平线上。会天说所到之地都已在身后,总是一无所有的离开

两人在天台上无所事事,镜头仅仅打在他们身上。

我所有的一切都丢失了。我不承认那是因为她的离去。我屏住呼吸决定不再见她,因为这样我就能记得深一些,否则又与大部分的梦一般来不及记下就消失的毫无痕迹。

清晨的阳露花如同傍晚开放的元婴花那般滴滴不弃的无私绽放开来,寺墨拍拍屁股站起身来。兴兴的离开。他心里想,还以为什么呢。仅一此。

很快他就忘记了所走的路。秋日里的罕夕只施舍给他一抹边缘光。

那宛似流逝掉的种子,撒向天空时就给他们强加了无意外险。小戈的脸上多出了个红包,仿佛地头上凸起的坟头一般光鲜照人,四射光芒。意外的是没有人再去烧纸钱奠基她的逝世

blackcat:每次都会着地充当大师,用blackcat来应付四到五个日本女孩。

他翻翻杂志,另一个人说有嘛好看的么,他把那一页翻过,说没,就随便看看。

时间久到可以随意切割开来再并和,扯烂了再缝补起。当有一天你看到一缕烟飘过,那就是我。做此存在我已心满意足。连带着的愤怒是一种纠结的释放,不为此而为此。仅仅要那一刹那的爆破我还是害怕符号后面带着我字无论是走起还是遗失过后往往都是一个事件的再发生就这样无休止的重复着往昔或前世比如曾有一天我妄做一永恒的精神存在这就又好像我不停的在等待着某人的再现好让我再荡漾一番可如今不论我用多少个曾经的好像的都只能让那一刻黯淡的更加迅速如果我写道爱是一轮红日给我一抹温暖的光那你可以尽情的抽我了。

又一轮

越装逼越傻逼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